朴家秘书:“奸臣”让朴槿惠以为自己是“圣君

2019-02-19 10:25  来源:未知  责任编辑:admin

  【环球时报-环球网报道 记者张倍鑫】从踌躇满志、如愿成为韩国首位女总统,到如今身陷牢狱、命运未卜,朴槿惠的人生沉浮让人唏嘘。她何以走到这一步?香港《亚洲周刊》4月16日 (提前出版)刊载的一篇文章提供了一个视角。该刊特约记者丁果对曾在青瓦台担任朴正熙、朴槿惠父女秘书的金荣洙博士进行了专访。金荣洙的父亲金鸿烈(原文如此,正确译名应为金鹤烈——环球时报记者注)曾任朴正熙内阁的副总理兼经济企划厅长官,朴金两家关系密切。以下是金荣洙的主要观点:

  朴槿惠今天的遭遇,在我看来绝对不是突然,也不是自然,这个惨剧是必然。跟她认识的好人们都预知到今天的结局,只有那些围绕着她的坏人、拍马屁的“奸臣”,或许觉得突然。21世纪说“奸臣”有点奇怪,那是封建时代的用语。但不幸的是,围绕着朴槿惠的那些“奸臣”,就是让她觉得自己是“圣君”,开创了盛世时代的王朝。

  我观察了整个的过程,帮助朴槿惠的律师团有20人之多,根本不懂宪法和法治的观念,在最终陈述时,滔滔不绝演讲两个多小时,彻底惹怒了法官,这些律师都是“王朝”心态,而不是现代法治社会的风范。

  (朴槿惠的悲剧)很可能是宿命,但不是一个宿命,而是两个。第一是“妖僧”崔太敏和女儿崔顺实,他们的存在和作用是朴槿惠的宿命。我们很早就知道朴槿惠在父母被暗杀后,要走出心理的阴影,就“受控于”崔氏父女。但他们确实是帮助朴槿惠当上总统的主要力量。他们父女很早就跟朴槿惠说,她会成为韩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,在她的统治下,朝鲜半岛肯定会和平统一。这种“”确实激励朴槿惠破除万难,登上总统大位。同样,因着他们的“预言成功”,朴槿惠在精神上就进一步依赖他们,朴槿惠对崔顺实的依赖,到了和生活的每一个细节。对此,其他人就再也难以说动朴槿惠远离崔氏崔顺实,这是第一个宿命,很强、很硬。

  第二个宿命是,朴槿惠当上总统后,主观就认为自己是最伟大的总统,将发扬光大父亲朴正熙造就的“汉江奇迹”,并完成朝鲜半岛的统一大业。因此,她从来不客观看待韩国面临的国内国际局势,用人和决策都是独断专行,或者只听崔顺实和身边“奸臣”们的意见,无法审时度势,调整政策,结果自然是处处碰壁,一朝出丑闻,即刻全盘垮台,这是她的第二个宿命。

  她(朴槿惠)的最大失策是只听自己喜欢的声音。执政党的议员说不可能成立,她听了,结果毫无作为,结果如何?拍她马屁的议员说,宪法法院不会判决成立,她也相信了,于是什么都不做。庞大的律师团又如何?20个律师讨论的结果是,总统一定赢,他们甚至在判决日准备了庆贺的五吋蛋糕。换句话说,朴槿惠和她周围的人,在使用辩护律师的时候,只考虑他们对总统的忠诚度,而不是他们的律师专业能力。这些人虽然是免费为朴槿惠工作,但他们的工作表现令人难以置信。

  难道韩国没有说真话的律师?当然有,但朴槿惠和她周围的人不喜欢没有忠诚度的“专业”。天哪,可怜的朴槿惠,她不相信会有,她不相信宪法法院会裁决成立,她不相信会来搜查,她也不相信会逮捕她,因为她身边的人都告诉她:这不可能。结果一切都变成可能,且没有挽回余地。

  我看到朴槿惠周围的人,就懒得去(青瓦台)。我父亲是朴正熙最好的朋友,也是他的得力干将,我在国外也很成功,为人也直来直去。不少人都说,你可以成为她的得力助手。其实我很清楚,我即使想帮她,也做不到。一是她被坏人包围孤立,好人难以生存。二是她在崔氏父女的下,已经丧失了评判好坏的能力。我知道的青瓦台一些好秘书,她都不见,因为她不喜欢听取他们的“谏言”。像我这样与朴家有两代交谊的人,都难以见到她,那又如何帮她呢?

  她(朴槿惠)引起半岛局势紧张,是最大的失误。她认为朝鲜很快就会垮,所以非但不再努力促进南北和平谈判,而且还夸大朝鲜的问题,造成了金正恩的对抗情绪。此外,在与日本的关系上,朴槿惠突然在历史问题上大转弯,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达成问题的协议,这让韩国国内很吃惊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?中国方面当然也疑虑,是否朴槿惠要联日遏中?这些都是重大的败笔。

  朴槿惠本来在处理韩中关系上,依然中规中矩。但突然决定部署“萨德”,这个政策连总理、外长、国防部长都不知道,显然是“独断专行”,缺乏逻辑。我认为这是其闺蜜崔顺实的主意,如果不是为了拿美火商的回扣,那就真的莫名其妙了。『未来忠告』

  我觉得朴槿惠最好的对策是“不要抵抗”,“不要多说话”,不要辩论和争论,承认自己是“失德失察犯错”,一切都是自己的责任,不怪罪别人。如果非要一一辩论抵赖,这就是“出丑”,最后是“死路一条”。如果选择默默认错,取得人民谅解,以后还可以回到社会甚至政界。